不同于傳統女性,這部探討的是中國中甚少涉及的女望問題,實際上爲現代人在窘迫狼狽下的真情實感尋找了另一種表達。是一部不可多...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)

不同于傳統女性,這部探討的是中國中甚少涉及的女望問題,實際上爲現代人在窘迫狼狽下的真情實感尋找了另一種表達。是一部不可多得能引人思考的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2)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3)

本文有劇透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4)

現實是黑色,我報以幽默

姚晨飾演的盛男,女記者,高知且嫉惡如仇。在一次意外檢查中發現自己身患卵巢癌。手術費用30萬卻無力支付,並且可能遭遇術後無的未來。

出軌父親和造作母親組成的原生家庭,無法對她支持。沒錢也沒有高富帥拯救的盛男,只得答應一心想發財的同事兼好兄弟四毛牽線,爲之前看不上的土豪的父親寫傳記賺錢。

驕傲卻不得不低頭的盛男,幼稚卻想要真愛的媽媽,想發財、結識人脈的四毛,各懷目的,借此走上了追尋之路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5)

盛男所代表的那類群體,高學曆中年職業剩女,每一個形容詞都透露出社會的強行劃分和偏見譏諷。這部的高明之處在于,一個個黑色幽默的梗,是盛男在環境和心情雙重壓抑中,對“喪”到家的人生一次次爆發。

現實層面,面對油膩無知的土豪和幼稚卻自戀的母親,處理職業關系和親情關系時,盛男的宣泄是直截了當的。但對金錢的需要和對親情的眷戀,讓她不得不與之妥協。

而另一條引線,是好幾年沒有的盛男,得知可能因手術失去高潮後,壓抑欲望的醞釀。

她偶遇善良文藝的劉光明,産生悸動。在破舊的小縣城圖書館,她看著散發著理想主義光芒的劉光明,眼神渴望而迷離,輕喃出“和我”的渴望,卻嚇得劉光明落荒而逃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6)

這不是在片中唯一一次求歡,爲了不留遺憾,盛男向四毛發出請求,然而卻遭遇拒絕。

愛欲是一道生死門,欲得欲不得之間,是“喪”到極致的尴尬和難以言說的諷刺。

這正如結局一般的荒腔走板:劉光明是企業家的入贅女婿,最大的才藝是背誦圓周率。企業家父親死了,稿費一場空。被“陷害”的四毛報複性的與盛男滾了床單,卻敵不過事後盛男自己的DIY…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7)

不同的是,在這樣不快樂的生活狀態下,無論是影片主角還是拍攝思路,都沒有沉淪自我悲傷和過度自憐的狀態,反而用一個個梗,嘲笑著叩問生活並無意義,繼續生活才是唯一。

看似一無所有的盛男,實際上卻並不空虛,她懂得什麽時候堅持尊嚴,也懂得什麽時候見好就收,她喜歡如她一般理想主義者的劉光明,也最終理解了他落荒而逃的怯懦與惶恐。

社會學家李銀河也評論該片直面了女性的性愉悅權力,破除了在性問題上“爲什麽男人可以,而女人不可以”的男女雙標。

但事實上,這部影片的張力也在于,它表達了每一個人在欲望釋放和生活困頓中的搖擺狀態。最終,短暫的高潮沒有成爲救贖的終局,持續的“喪”代表了我們被生活裹挾前進的事實。

短暫的高潮和持續的喪,組成了生活的常態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8)

大女主之路是姚晨的觸底反擊

作爲本片的主演,姚晨再次奉獻了精彩純熟的演技,對女記者盛男這類中年職業女性角色似乎駕輕就熟。

而不同于之前比較強勢能幹的精英形象,影片中的盛男雖然保持了其塑造此類角色一貫的理性堅韌的氣場,但是卻無不流露出職業女性的孤單與弱小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9)

姚晨作爲目前演繹此類角色的不二人選,仿佛之前的角色呈現的是已從生活困頓中翻身的,而這次著力點放在了如何擺脫困局的掙紮過程。

這種在信念目標和彷徨放棄中搖擺的狀態,透過熒幕中姚晨貌似看穿一切的目光,傾瀉而出。

努力尋找“好風”將自己送上“青雲”也是近年來,演員姚晨一直在追尋的道路。

曾經作爲家喻戶曉的“喜劇演員”出道,本來會被扣上難以轉型的魔咒,姚晨的第一步轉型相對還算順風順水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0)

姚晨遭遇到的困局大概出現了兩次。

第二次伴隨所謂中年女演員危機而來,這一次仿佛更加觸底,因爲這似乎還附生著整個社會對中年職業女性的敵意。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自我成長的犧牲卻換來社會的抛棄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1)

極“喪”狀態下我們看到了姚晨的反擊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2)

一邊是苛刻地要求自己。

所以我們看到了頂著大肚子仍舊對自己身材嚴格要求,時刻爲未來做好准備的媽媽。

一邊是苛刻的演繹角色。

所以我們看到了《找到你》中尋找女兒的絕望女律師,《都挺好》中擺脫原生家庭的女強人蘇明玉,看到了《送我上青雲》中直述欲望糾纏的女記者盛男。

姚晨在這些角色中宣泄了女性的欲望和追求,也通過這些生動鮮活的職業女性,觸底反彈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3)

實際上姚晨是聰明的。

她偏重的社會現實題材,很好反射了現代人依賴的社會,對他們反壓呈現出的焦慮,煩躁,壓抑,孤僻等情緒。

她依靠的現代獨立女性角色轉型,很好地回應了這個社會對中年女性群體的漠視與偏見,迎合了現代思想對女權的某種聲張與應援。

無論是在極“喪”的影視作品中,還是極“喪”的人生坎節上,姚晨都交出了極好的答卷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4)

與自己和解就是涅槃而生

觀衆對姚晨選擇此類型作品回歸的歡迎,也體現了某種感同身受的相信與渴望。反觀社會中,“喪”到絕境、無路可退的“姚晨們”就沒有那麽幸運。

姚晨的境遇,放大了社會對女性深深的敵意。曾經有數據顯示,中國女性是全世界最累的女性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5)

與男性不同的是,即使選擇像男人一樣爲事業去拼殺,“兼顧家庭”成爲了大多數女性毫無意識的自我施壓。掌控工作和經營家庭的雙重標准,成爲評判她們,甚至是她們自我評價的新要求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6)

但與此相反的是,職場上的潛規則和潛歧視不但成爲了女性從業時的默認阻礙,生理限制和選擇偏差成爲了她們上升時期的玻璃天花板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7)

而當女人的自我意識開始覺醒,想要成爲純粹自我的時候,“大齡剩女”又成爲嘲笑她們的新砝碼。

每當單身率上升,生育率下降,仿佛自然而然歸結到了女性身上,而忽視了她們對自我價值和自我選擇的定價。

這造就了“姚晨們”“喪”的常態,還是?

現代社會中的“姚晨們”同她一樣有追求,有理想,知道自己要什麽,怎麽做。就像姚晨說的那樣,像是一個個女版孫悟空,艱難前行而又奮力不屈。

獨立而堅強的背後,渴望有“好風”卻能更清醒的認識到,能把自己送上“青雲”的也只能是自己。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8)

而她自己也在努力創作機會。

人生無解,順勢而爲。

既借力,也使力。

所以,被現實折磨到“喪”的姚晨們,逃離困局的出路,不是去和生活較勁,也不是去和社會據理力爭。

自己最好的價值,也未必只是成爲一個置之死地才能後生的鬥士。

“爲什麽不能哭,哭完才更酷。”

直面中國女性的情欲,40歲的姚晨太敢演了(圖19)

是不把困境強加自己,不讓規則束縛自己,退守自己的本心,直面自己的欲望,舒展自己的力量,同時也接受,脆弱,渺小和不強大的自己。

依靠自己也要放過自己。

網友評論

提交評論
頭像
schh654321
有多少人敢直面生死呢?
2019-08-24 06:53 612
頭像
東方男神
如何評價姚晨?
2019-08-19 06:01 309